京左翊

沙皮稻,叫稻稻。
原耽小破文选手
杂食
凹凸主吃雷安/瑞金/凯柠/卡埃
小英雄全员吹,站出茶/轰出
超爱绿谷小天使、常暗和尾白
还有bsd双黑/冰尤...

雷安文锁了,目前原耽小甜饼

安老师和班主任的日常②

前提:两人已交往同居
班主任物理老师雷✘英语老师安
学pa, 欢脱向, ooc
①在前面(住校党手机发不了链接)
每个都是单独的小故事啦
===========

7.
已是十二点过二十分了。

雷狮在床上无聊地刷着手机,无语安迷修怎么还没有改完学生的英语作文。

他在十一点半的时候试图把人拐到床上去,但是安迷修苦着脸推开他,说自己还有作文没有号呢。

没有办法,学生的作业赛高,在家里甚至比自己的地位还重要。这让雷狮十分的不爽。

逆着着模糊的鹅黄的暖光,他望着安迷修灯光下镀了一层暖意的背影,陷在床里沉沉睡去。

直到感觉右边的床突然往下陷,一个温暖的躯体钻进被窝往自己靠过来,雷狮才醒来。


他没有睁眼,转身习惯地抱住顺势钻进自己怀里的安迷修,在对方唇上覆上一个深吻。

“唔……”

后者被微喘着放开,在被子里推了推雷狮的胸脯,却任他搂住自己腰肢。

“今天早点睡吧。”安迷修在他怀里咕哝。

“嗯”

雷狮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圈住怀里打了个哈欠的人,随后模糊而沉重的睡意再度袭来。





8.

“作业我写在黑板上,一会儿自己看”

刚好是第三节课下课,雷狮敲敲黑板,随即示意同学们下到操场去做操。

同学们陆陆续续起身,低语中不少人奇怪今天雷老居然没有口头布置作业,而是自己写在黑板上。

要知道,只要到了物理课,黑板上的作业那是被擦的片甲不留。不管其他科的课代表在黑板上用大红色的粉笔写了多大的“不擦”两个字,还是无济于事。

所以说今天雷老吃错药了? ? ?

同学们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等同学们回到教室,不出所料,他们的班主任果然要搞事情。

——最左边的那面黑板上,龙飞凤舞地写了六七行的作业。

“what!”

“呕——!”

讲台下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但随即就有人发现下面的一行小字,立刻在喧闹的人群中嚷嚷着大叫:

“等一下明天不交!明天不交!”

“切——”慵懒的欢呼声迅速蔓延了整个教室。大家顿时松了一口气,聚集在讲台下的人一哄而散。

作业嘛,只要不交,你懂的(诶嘿嘿嘿


上午最后一节课,安迷修提前五分钟到达教室时,一转头就看到了占了大半个黑板的作业。

“哇塞,你们今天物理作业那么多啊?”

“对~~”同学们情绪低落地拖长了声音异口同声地回答。

“你们今天惹雷老师生气啦?”安迷修一边问他们,一边把手提电脑打开。

“没——有——”

“……”安迷修抬头盯了雷狮龙飞凤舞的子几秒,犹豫地挠了挠脑袋:

“……要不今天少给你们布置点儿作业吧?”

好啊!等的就是这句话!

原本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同学们瞬间复活了一般,齐刷刷全部抬起了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老师你是天使!



等安迷修从学校回到家,刚转身把门带上,立刻就被坐鞋柜上等了他好久无聊到抖腿的人扑在了墙上。

“唔……”安迷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按在墙上,还没来得及惊叫一声,就被一个霸道而掠夺性的吻封住了嘴。

右肩斜挎的包从肩上滑落,落在地上砰地一声响。安迷修被他吻得缺氧,呜呜嗯嗯地皱眉要雷狮放开他。然而结果便是雷狮一个打横抱起了安迷修,不顾对方的抗议直接朝着卧室去了。

“今天没有什么多余的事要做,那今晚就早点睡吧❤”




9.

真是不巧。

安迷修面无表情地看了那个女生一眼,手里捏着一张画着漫画小人的纸,从倒数第三排慢悠慢悠地走回讲台。

搞什么不好,这下让他抓到有人在他的课上画娃娃? !

但不得不说,安迷修看着那张半成品的画,觉得画的还不错。哪里像他,从小到大,就只会画火柴人。

雷狮就因为这事,从初中再到大学嘲笑了他很久。

那时他俩还没有意识到对方也喜欢自己,在过去的一次美术课上,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让同桌两人互画肖像,然后要交上来展示。安迷修捏着他两块钱的自动铅笔,自然是发挥了他灵魂画手的最高水准——一个火柴人。

为了不显得太寒酸,他愣是在那个椭圆的脑袋上加了一个画了星星的头巾,破天荒还加了两根子。

他是真的不会画画。

雷狮和他的画是一起交上去的,还专门各自把自己的画折起来不让对方偷看。

安迷修本来已经做好被雷狮毁容的准备了,然而当写着雷狮的名字的图纸被放到投影仪上,台下一片哗然。

安迷修本人也惊呆了。

所以说原来雷狮会画画嘛? ? ?

纸上的那个自己枕在胳膊上睡着了,自己的半张脸被圈在手臂里,阖上的睫毛似乎被光镀了一层高光,脸被胳膊挤得微微有些发胖,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

然后……头顶那根卷卷的呆毛十分引人注目。

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自己的那幅画也同时被投影在了电脑上。

“……”

两幅画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他一脸尴尬地和大家一起笑得前仰后合,只记得当时雷狮脸都黑了。

不知道是单纯的觉得对不起他有点不好意思,还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人把自己画的很好看,安迷修在来自四面八方的同学的注视下,还有雷狮愠怒的目光里慌里慌张地红了脸。

之后下课他悄悄地瞟了雷狮几眼,没聊到雷狮一个回头直直看进他眼底,回给他一个嗤之以鼻的笑声。




他这些年其实都有在默默地练习画画,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草稿纸上画满了人像。——那都是他爱的他。

不管是悄悄观察后画的,还是自己胡乱想象画的,这前后期变化太大,就连安迷修自己也怀疑这居然是雷狮。


他溜进物理组的办公室,到处晃悠了一圈拉拉家常,趁着雷狮不在把他在英语下课后速写的一幅画倒扣着放在雷狮桌上,怕风把画吹走了,还郑重其事地在画上压上了雷狮的笔筒。

不知道他看到了会怎么想……等等……!万一他以为是学生给他画的怎么办!



3.

午间自习的铃打过了,安迷修靠在窗边的靠椅上,隐藏在其他准备睡觉的老师身后,张大嘴巴像猫一样打了个哈欠。

他睡得很浅,有人推门进来的时候立刻就睁开迷糊的眼睛往那边看过去了。

来的人是雷狮。

来人走路悄无声息,几步落到他面前,俯身在他耳边问,那张画是你画的?

“嗯——”安迷修转头与他对视,在与雷狮贴的很近的间隙里呲牙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好看”

雷狮在他面前蹲下来,后背挡住所有的可能的视线,在一个吻落在他的脸颊上久久地停留了一会儿。

“早上走的急,早安吻补给你。”

如同刚刚交往的气氛,午后慵懒的阳光下的气泡爆开,窗外是如同瀑布从树顶扑下的亮的刺眼的阳光,却没有夏日的一丝酷热,连从窗口吹进来的风,也是凉丝丝的。

如同老时光电影里,录像带以听不见的嘎吱嘎吱的转动声播放着,发黄的画面自动染上一层阳光。

过去两人交往的当天下午,雷狮在教室里也这么吻过他。

不等安迷修的脸红透,雷狮又在后者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这个是中午的,好好睡。”







Fin.

还是,如果有脑洞阔能还会更? ? ?
最近可能要弧一段时间╯^╰

评论(13)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