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左翊

沙皮稻,叫稻稻。
原耽小破文选手
杂食
凹凸主吃雷安/瑞金/凯柠/卡埃
小英雄全员吹,站出茶/轰出
超爱绿谷小天使、常暗和尾白
还有bsd双黑/冰尤...

雷安文锁了,目前原耽小甜饼

震惊!雷安CP现场撒狗粮

雷安,少量瑞金

娱乐圈pa

是没有内涵甜到腻的小甜饼

=============

1.

    这不,前脚安迷修才在后台叮嘱了雷狮要注意公共场合,注意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后脚在节目录制中就出事了。

    这次的节目请来了分别以雷狮和安迷修作为队长的“海盗团”和”knight”两个组合,重头戏自然就是在雷狮和安迷修这对小情侣身上了。至于安迷修组合的格瑞和金,两个人还没有公开,就是想着在这次节目上打打预防针。这样一来,安迷修的这个组合里就只剩下嘉德罗斯这个大龄儿童是单身狗了。

    两个组合人一上,活像一个亲家见面大会。节目录制前期还算比较顺利,爆料的时候却是五花八门。

    帕洛斯说像什么佩利爱学狗叫,佩利不甘示弱地反驳说帕洛斯爱学猫叫,这边问金爱吃什么,金一本正经地说格瑞喜欢的我都喜欢。这倒是让台下的粉丝有的小声尖叫,但是直到“抢凳子”这个娱乐环节,台上台下台后都乱成了一锅粥。

    不知怎么的,好好的抢椅子突然雷狮和嘉德罗斯就抢得打起来了,两人扭打在一团,嘉德罗斯抄起一旁的凳子就要抡,被安迷修及时抢了回去。

    “诶诶诶!冷静冷静!”主持人凯莉努力在维持秩序,后台的导演直接就喊着安保人员上台了。

    眼瞧这这边,格瑞不来帮忙,倒是捂着金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这个小孩子不能看。”,那边帕洛斯拦着要冲上去打架的佩利,顺便就把安保人员也拦了。至于卡米尔,也算是假把意思上来帮帮忙,毕竟大哥开心就好。

    “啪!”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安迷修晕头转向地坐在了地上。

    “哇!”一旁的凯莉小时惊叫了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台下的粉丝更乱了。

    雷狮混乱之中不小心扇了安迷修一个巴掌。

    一声清脆的耳光之后,雷狮那边也愣住了,但依然揪着嘉德罗斯的领子,手上的动作还没停。嘉德罗斯那边也呆了几秒,随即就傻愣愣地望着立马爬起来的队长把自己捞到一边去了。

    “诶诶诶……!”雷狮一脸懵逼,刚站起来就被怒气冲冲的安迷修一个过肩摔。

    好在这么一摔雷狮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安迷修生气了。双方被拉开后,俩组合中间站着凯莉,左右两边各一个冷着脸的雷狮和安迷修。

    唉......凯莉仰天长叹,自己不仅像一个闪闪发亮的电灯泡站在两人中间,还得收拾这么个烂摊子。

    虽然双方态度都不太情愿,嘉德罗斯站出来和雷狮互相道了歉。至于气氛尴尬的这对小情侣,好在台底下的观众给力,在台下一个劲儿地起哄要雷狮哄哄安迷修,于是凯莉抽搐着笑容:

    “哎,我说,哄哄人家嘛!”

    

    于是就到了现在。

    台下的粉丝尖叫的浪潮简直可以翻出花来,雷狮拿着话筒站在安迷修面前,低头和他凑的很近很近,安迷修一抬头就可以亲到他。安迷修面无表情,但大庭广众之下和雷狮隔得这么近,脸上是立刻就红了起来。

    雷狮微微歪头从下往上看着他的眼睛,语气里满是宠溺:“亲一下就不生气了好不好?”

    雷狮刚要伸头亲他,结果脸上一热,安迷修飞快地在他脸上先亲了一口。雷狮一愣神,随即扯着安迷修的领子吻上去。

    

    伴随着响炸天的尖叫声,凯莉晓得这事上头条是杠杠的了。

2.

    要刚说knight组合刚出道时,雷狮就已经算得上是安迷修的前辈了。当初某个嘉年华两个组合第一次同台表演,雷狮就在更衣室堵了安迷修。

    安迷修赶着换好衣服去和格瑞他们说事情呢,雷狮就在门口靠着,抬一条腿把门封了。

    “前辈好。”这是安迷修对雷狮说的第一句话。

    “很高兴见到您,但是我还有点急事,可以让一下吗?”这是第二句话。

    “前辈?”这是第三句话。

    然后雷狮开口了:“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这不是明显着故意嘛!安迷修有点懵。

    三句话以后的事安迷修就不记得了,只晓得雷狮怎么样也不肯高抬贵脚让他过去,然后他心里又气又急......最后他俩就打起来了。

    

    等安迷修终于冲出那扇门,理智还是让他回头给对方到了个歉。

    “对...”安迷修头还没有低下去,却看到雷狮冲着自己扬了扬刚刚自己在他手臂上咬的一道印子,然后......舔了一口。

    

    “不...起...”安迷修愣是憋完了最后两个字,然后雷狮冲着他摆了摆手要他走。

    他涨红着一张脸,回头迈着步子装着很冷静地走了。一到拐角,这才开始狂奔,一路奔到了休息室。

    “安哥,你领子开了。”金说。

    这什么人啊。安迷修红着一张脸灌了自己一大瓶农夫山泉。

3.

    虽然雷狮行为恶劣,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颜值,并且他唱歌唱的好舞又跳的有气场,安迷修偷偷关注了他好久,最后还是对着自己的队员语重心长地说:“人不可貌相啊。”

    之后有几次和雷狮海盗团合作的机会,安迷修自然是躲着雷狮。对方也没有像上次那样“为难”他,就是安迷修在背后偷偷盯着他的时候,雷狮突然一个回头,就和他四目相对。

    一时尴尬无言。安迷修硬生生地把脸转到一边去,雷狮却还是一直盯着他看。

    雷狮就一直看着安迷修憋屈地不得了,的脸慢慢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这才把头转回去,悠悠吹个口哨。

    安迷修那个时候真的有种把他按着往死里打的冲动。

    后来某次大家聚在一起(之后安迷修才晓得是雷狮专门联系的格瑞),帕洛斯那一帮人就一个接一个地和他干杯。安迷修第一次遇到这架势,他未成年之前只喝过含酒精的藿香正气液呢!平时大家聚在一起也只是随便喝点什么,格瑞和金喝牛奶,嘉德罗斯喝娃哈哈,他喝他的农夫山泉。

    

    这可不!这海盗团平日里喝酒撸串多了去了,这点酒量还不够塞牙缝,那头的安迷修就往前一趴,喝醉了。

    海盗团四个人互相使个眼色,雷狮顺顺当当地就把人拐回了家。

    还在车上,安迷修就咕哝上了:

    “雷狮呢,雷狮走了吗……”

    “嗯?”雷狮掌着方向盘,饶有兴趣地问。

    “我给你说那个人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喝那么多!看我笑话!”

    “你说那么帅一个人怎么这副德行!”

    “还整天盯着我......”

    “哦?”雷狮乐了:“你不也盯着我看?我不盯回来对不起你啊。”

    “他帅啊……!难道他不帅吗?!”安迷修突然加重语气,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

    “帅啊,帅啊。”雷狮心里偷着乐,自己夸自己也是理所当然。

    这么四舍五入,还是安迷修先告的白。

    然后......他俩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安迷修醒来,看着旁边的雷狮大脑里一片空白。他迷迷糊糊记得自己......这......不可描述啊!这刚进雷狮的家门,雷狮就抱着他亲,自己还索吻来着......

    后面还火辣辣地疼,安迷修裹着被子把自己关在雷狮的浴室里,不知所措、羞愧和害怕突然席卷而来,他委屈巴巴地就蹲在在浴室里默默地哭了。

    雷狮被他这么一闹腾,急的在门外转圈圈:这昨天晚上人还不是这样的啊,咋今天就这样了?!不过安迷修脸皮薄他也是知道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隔着一堵磨砂玻璃去安慰他。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雷狮才想起自己有开锁的钥匙。

    打开浴室的门,雷狮:“我们在一起吧。”

    安迷修坐在地上瞪着他,长大了嘴巴半天才憋了一个字:“靠。”

    

4.

    反正最后是在一起了。

    某天雷狮的微博上便出现了一条“我们在一起了”的微博。下面却配了一张图,图上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握成拳头的手,有点强迫的意味,手指上都带了一个镶了钻石的戒指。

    粉丝们歇斯底里地炸了:这还没结婚,就秀钻戒了!

    应安迷修的强烈抗议,雷狮没有在这条微博上@他,作为代价安迷修自然还是吃了些苦头,被人家从里到外扒了个干净。

5.

    这档综艺录制结束后,在后台安迷修偷偷牵着雷狮的袖子,一脸抱歉地问他刚才摔得疼不疼。

    “没有没有,比你第一次见我打得轻点,”雷狮搂住安迷修的腰,伸手揉了揉他的脸:“刚刚不小心打着你了,听起来还挺响?”

    “还不是你打的!你好意思!”安迷修怒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

    “咳......”一边海盗团的三个人你看天我看地,就是不敢盯着他俩看:这私下里狗粮都吃撑了。

    

    第二天,他俩的新闻自然是上了头条。

    安迷修点进去一看,哈哈哈笑开了。

    雷狮在一旁啪嗒啪嗒地打着游戏,头伸过来瞅了一眼:“嚯,这搞得跟一拜天地闹洞房似的。”

    “......”

    -end-


评论(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