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左翊

沙皮稻,叫稻稻。
原耽小破文选手
杂食
凹凸主吃雷安/瑞金/凯柠/卡埃
小英雄全员吹,站出茶/轰出
超爱绿谷小天使、常暗和尾白
还有bsd双黑/冰尤...

雷安文锁了,目前原耽小甜饼

心原

补档

雷安,异地,ooc,he

2018.4.24给自己的生贺!

一发完,全文4k
==========


光线暗下来了,灰白色透明的影子模糊地映在一扇巨大的玻璃窗上。窗里的人看着自己的影像,目光又移到窗外的背景上。


暮色下沉,灰绿的原野笼上一层晦涩深蓝色。火车路过一根根白色的电线杆,如同胶卷黑色的隔边,隔开每一个画面。


过去的画面如同走马灯一样略过安迷修心头,此刻他正赶着去见一个他很久没有见到的人。尽管分别还不到一年,但他感觉自己已经隔了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记忆里他的样子还是清晰的,狂气地昂头,头上戴着明亮星星的头巾。然后是他对自己说安迷修你好怂啊。


明明应该以欣喜的心情去见他,可安迷修心头竟是说不出地平静。平静地如同一潭死水,泛不起一丝波澜。


许久没有联系的雷狮突然在上午给他发了短信,说安迷修你过来吧。


安迷修突然接到他的短信,愣愣地对着盯了半天。一句话在他的手机里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终于变得小心翼翼:


有什么事吗?


雷狮那边回的很快,几秒钟之后,安迷修手机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没事。就是单纯想你了。


然后又是一串提示音。


想见见你。


安迷修握着震动的手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份停滞了好久的感情在心头一动,牵扯到生锈太久了的心口猛地缩紧,一时间酸软袭上心口。他一只手握着手机,目光失焦看着地面久久没动。


然后他立即动身,买下了今天下午的火车票。




他要去见他。




其实无非就是一群同学高中毕业,各奔东西,之后便了无音讯。安迷修留在了这座小小的城市,唯一的一所大学在这座城市里也还不错,安迷修就打算在这里平平静静地过着日子。


而雷狮不同,去到了繁华的R城,在到那里念一流的大学。


毕业那天,同学们聚在一起高举酒杯,尽管杯里不是酒精,而是橙色的果醋。在红色和蓝色彩灯的照射下,安迷修将手里的酒杯固执地举向雷狮所在的方向,然后隔空与他碰杯,一口饮尽。




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安迷修悄悄望向雷狮的脸庞,后者的脸在神秘的蓝光和热烈的红光下,显得深沉而冷酷。然而安迷修一眼瞟过他的嘴角,那道唇线却隐隐下沉,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然后安迷修往上看,看到了他的眼睛,与他对视。那双眼睛里溢满了笑意,星尘与雪沫一同下坠,坠入安迷修颤颤巍巍的心里。


安迷修举着酒杯,也朝他点头,回一个温柔而礼貌的微笑。


安迷修在他眼里沉沦的那一刹心里突然难受地要命,心里重复地回荡起自己想了好久的告白。


他曾经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傻乎乎的样子,羞耻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开口,开口叫的却不是自己的名字:


“雷狮,我喜欢你。”


他在毕业这天穿上了他自认为最正式最帅气的西装,想象着自己在与他碰杯时和他表白。他想象过在座的同学会用惊异的目光看向他,然后起哄鼓掌。


但是一切都是他的梦。在灯光下,自己亲自面对着他时,张开嘴巴,却是迫切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直视着雷狮的眼睛,嘴巴小幅度地张开。那句已经被他嚼烂了的告白在关键时刻一个字也发不出声,他着急,大脑里一片空白的虚影,一时间诺大的无助和惊慌在他心口炸开,流向他的全身。


“祝你成功!”雷狮举着酒杯抢先碰上安迷修的杯沿。


“……祝……祝你成功……”


安迷修结结巴巴,艰难地重复雷狮的话,看着对面那人露出会心的笑容,心口如同针扎,心在胸腔里猛地缩紧。他抿紧嘴唇,一抽一抽的酸痛让他忍不住微微躬起后背。


安迷修只觉得自己从天堂瞬间跌落到谷底。一切在瞬间炸开,满眼都是无力的惨白。


他……


他果然还是不敢啊。





被火车响起的提示音惊醒,安迷修模糊地站起来,踉跄了几步扶住自己的座位。


他拖着自己带着金属光泽的行李箱下了火车。此时已是深夜一点过,R城正下着大雪,他站在火车站的屋檐下,对着鹅毛大雪,摸出手机用冻僵了的手指拨打他的电话。


雷狮让他在那里等等,说自己马上就过来接他。


灰色的雪挡住了安迷修的视线,看不见远方的人,夜间的雾卷着雪花,刮得他的脸生疼。


但是此刻他并不想躲在温暖的候车室里,他站在屋檐下,等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在一张木质的长椅上坐下。


雷狮顶着一头冰晶,从远处来了。


抖落大衣上厚厚的一层雪,他脒起眼睛抬头,一眼就望到了暖黄色灯下的安迷修。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里慢慢地像那个人靠近,等他一脚踏上坚实的大理石地砖时,他这才发现长椅上的那个人已经睡着了。


安迷修头微微向后仰,靠在硬邦邦的墙上,睫毛上沾染了一层薄霜。他毫无防备地阖上眼皮,绵长地地呼吸着。他没有戴口罩,脸颊被冻得微红。他的脖子缩在一条大红色的围巾下面,雷狮脒起眼睛,那是自己前几年送他的那一条。


他这幅样子看得雷狮心里小小地心疼了一下。


雷狮在他旁边站定,默默地看了眼前熟睡的人一会儿。安迷修并没有怎么变,他还是一头棕色的头发,长长的呆毛耷拉在头顶。但是隐隐约约整个人散发出的气质似乎变了,变得更清冽,更干净了。


好像还瘦了。


雷狮扒拉下头上被雪浸湿的头巾,搭在长椅的扶手上,自己则在他身边坐下,轻轻地把安迷修的脑袋扶到自己肩膀上,让他舒服地靠着。


然后他静静地点了一根烟,感受着右肩传来坚实的重量,朝空气里喷出一口烟雾。


烟头上橘红色的的火星一明一灭地亮着,雷狮一只手揽住他,心里无力地叹了口气。


他等安迷修向他告白等了好久,本以为在那个毕业典礼最后的时间里,对方会向自己表白。可安迷修却只是久久地望着自己,眼睛里的喜欢满得快要溢出来。


他就是不说,就是不说。


不知道为什么之后安迷修在祝他成功的时候,眼睛里闪动的星星突然暗下来。他垂下眼睑,遮掩住眼底的水光,失落爬满他的面孔。


就好像星星突然从天空落下来,在大气层里燃烧,然后消耗殆尽。


死灰色的星屑像燃尽的烟灰,不带一点希望,死气沉沉地充斥了那双绿色的眼睛。




雷狮一直在等他,说不定在哪个转头的瞬间,又或者对方只是突然扯住自己的袖子,他心里都小小的一跳:这个傻子要告白吗?


大概是安迷修太在意他人的眼光了?雷狮这样安慰自己,同性恋这件事情一时间不可能被大家接受,但只要是和眼的这个熟睡的男人在一起,一切的磨难,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他稍微侧过头,注视了对方很久,干裂的嘴唇终是落在安迷修的眼角。




去了R城之后,雷狮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


他想念那个人了。


在离开原来的城市,登上飞机的那一刻,他神使鬼差给安迷修发了一条短信。


只是短信而已。他说:我走了。


等到下了飞机,他才发现那条信息似乎没有发出去。人已经走了,再发这条消息也毫无意义,于是无法言说的感情就雷狮删掉了。


日子越发难熬,他无聊地在草稿纸上画他的样子,然而画的很丑,又舍不得扔掉。


他偷偷将他偷拍的安迷修睡觉的照片做成了壁纸。


雷狮远在R城,和安迷修隔了几百几千公里的距离。他天天等着安迷修的电话,可是一个也没有。他只是想亲口听安迷修自己说而已。


他终于等不住了。






等安迷修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雪停了,,天空是宇宙那样的蓝,蓝染的天空淡淡地飘着几朵小云。日光明亮,照在雪上明晃晃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发现自己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靠在一个人的肩头,睡眼惺忪地抬眼往上看,结果就看到了雷狮放大的睡颜。


“……”


安迷修瞬间清醒了。大片的回忆浮光掠影地闪现:


高中的时期,他想起在宿舍时自己趴在床上低头默默地看小说,雷狮则躺在自己的后腰上,大声哼哼着干游戏。


安迷修不由得一愣——至今他还记得雷狮脑袋的重量清晰地压在他腰上。


他一手撑在长椅上,赶紧从他肩膀上挪了下来。


他这么一动,雷狮也瞬间从浅眠中醒来。


雷狮逆着光,对着红脸的安迷修看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转开了脑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紫色的保温杯。


隔夜的开水还没冷,雷狮拧开瓶盖,看着冒着热气的水雾在冷空气中腾起,散开。他一只手将水杯递到安迷修面前,看着安迷修呆呆地盯着自己,然后僵硬地接过自己的水杯,握了水杯一会儿,才垂下眼皮一口一口抿着热水。


安迷修在他的注视下,心里一紧张整张脸从耳根红到了脖子。他急急忙忙喝完,窘迫地将手里的杯子还给了雷狮。


后者终于移开了视线,一脸平静地接过安迷修递来的水杯,却在对方惊愕的注视下一脸不在乎地准确地抿在刚才安迷修喝水的地方,仰头一口将剩下的水饮尽。


“……”


就在安迷修即将炸毛之时,雷狮转过头来淡淡地看他一眼:


“怎么了?”


胸口那颗心如同死灰复燃了一般,疯狂地开始跳动,安迷修艰难地咽下堵在嗓子眼儿的话,突然想起在某个夏日,雷狮一口咬去了他大半个冰激凌,然后自己追着他满操场的情景。


安迷修噗嗤一声笑出来,在阳光下突然笑得合不拢嘴。


雷狮则拧好保温杯的盖子,神色怪异地盯着他。


——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是含了笑的,如同普陀山的凉雾,听得山泉叮咚。





雷狮带他去了自己的大学,带他见了自己的室友,见了自己同在R城读初中的堂弟。


“是大嫂吗?”卡米尔做口型问他大哥。


雷狮趁安迷修转身,重重地朝卡米尔点了点头,并悄悄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完了,大哥今天吃错药了。


卡米尔盯着雷狮明晃晃的大拇指,神色怪异地压低了帽檐。


然后雷狮带安迷修去吃了他认为最好吃的一家烧烤店,然后带他去一家店里买了一件新的大衣。


“雷狮……我……我不能要……”


安迷修捏着被强行塞在手里的衣服的纸袋,为难地盯着吊牌上那个四位数的价格。


“哎呀,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雷狮随意冲他摇了摇手,随即顺理成章地将手搭在安迷修的肩上,搂着怀里不情不愿的人走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雷狮问他。


“额……可以明天,也可以后天……”


“那就后天走。”雷狮打了个响指,立刻敲定了时间。


等两人简单处理了晚饭,雷狮突然拉着他跑进学校的地下室,拉了一辆摩托车出来。


那是一辆极为拉风的摩托车,亮闪闪的黑色配上零星的深紫色,安迷修十分羡慕地“哇”了一声。


“他很配你。”安迷修赞赏地对他说。


雷狮“嗯”了一声,取下两个头盔,一个甩给安迷修,一个自己戴上,然后一个跨步威风地跨上他的摩托车。两条长腿踩在地上,雷狮帅气地将头盔上的面罩往上推了推:


“怎么样?本大爷带你去兜兜风?”


安迷修刚接住手里的头盔,此时正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翻看。他闻声愣了愣,将那个头盔重新抱在胸口,诧异地抬头。




摩托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所到之处带起强劲的风声。


安迷修紧紧地抱着雷狮的腰,将头靠在雷狮宽大的背脊上。即使隔着头盔,但安迷修此刻内心还是抑制不住地悸动: 


是雷狮在带他兜风诶!


由于嫌安迷修笨手笨脚的,头上的那个头盔,还是雷狮亲手帮他戴的。然而等他攀着雷狮的肩膀坐进摩托车的后座,雷狮让他抱住自己的时候,他很是惊慌地啊了一声。


雷狮不等他反应,故意一个急冲,强烈的惯性让安迷修差点在后面被掀下去,惊悚地叫了一声急忙紧紧地抱住了前面那人的腰。


他果然还是深深地喜欢着雷狮。死灰复燃的星火以燎原之势,迅速地将他心里疯长起来的野草烧的一干二净。




怎么办,要告白吗?


安迷修抱着对方,难为情地将头埋进雷狮的大衣。


感受到身后的人将自己越抱越紧,头盔下雷狮裂开嘴偷偷地笑了。


目的地是在海边,安迷修不记得车开了多久,只记得天已经黑了,雷狮在海边的栏杆旁把车停下来。


两人趴在生了锈的栏杆上,一时间相对无言地,默默地望着远方的海。




海鸥飞起来了,从海上升起,降落。


月亮也升起来了,巨大的一轮悬挂正在天空尽头。


太静了,安迷修突然感到一丝尴尬,他用余光去看雷狮,而后者也正盯着自己。


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紫色和绿色的光撞在一起,如同烟花一样炸开。悬浮在海面上空的星辰突然涌动起来,紧接着——海面炸开,波涛汹涌。


气氛正好,雷狮想,要是有一枝玫瑰就更好了。


“喂——安迷修。”


雷狮过了良久望着他,眼睛里星光粲然:


“你想接吻吗?”



他的心开始下雪,雪无声地覆盖了所有,湮灭了迷惘,骄傲与哀痛,当一切归于寂静时,世界突然变得清亮明朗。

所以,别为我忧伤,我有我的美丽,它正要开始。①





FIN.

题目xjb乱取的。。。

①后两段来自幾米

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

悄悄求评论QVQ


评论(2)

热度(17)